冬青

野渡无人舟自横

*未交往
*超奇怪又莫名其妙的脑洞,上生物课的时候
*超短
*文笔这种东西我几乎没有

四月还算是春天,春困也很稀松平常。
火神大我手撑着脖子几乎在这堂课上睡着。
「生物啊是……」昏昏欲睡,讲台前的老师仍然在念着知识点。

“镰刀型细胞贫血不是一般的贫血……了解一下……患者多数是黑人……”

「噗……那只黑皮会不会得这种病吧啊。那家伙的肤色真是……哈哈哈」火神直起背,抬手捏着鼻梁听了几句。

“这样的红细胞容易破裂,使人患溶血性贫血,严重时会导致死亡。”

「……这样的病症也会死人啊。假如,他死了的话……」火神觉得刚才的愉悦突然转为严肃了。

他想起初回日本时,对篮球的失望——对热爱的东西没有热情的、冗杂反复的——好像也已经离得很远。对篮球的情感似乎也收到过青峰给予他的挫折,不过,赢回来了。火神大我永远都不会服输。某种意义上,青峰似乎对于他有这样积极的作用。

「好像啊——」
火神转过脸,看着窗外——四月份日光已经极盛——眯眼适应着教室外的日光。

他记得青峰大辉的中二病,也记得他被他以1分胜过,脸上的他那时未曾见过的表情。因为热爱所以产生的不满足,在阴暗的角落里渐渐变质,腐败。还好,他把他救了回来,弥补了他的一角欠片。

火神闭眼,感受着日光为皮肤铺层的温度与热量。关于死亡,他从来没考虑过。

「那样子,就不能再打球了吧。」

火神转头看着老师在黑板上画下的解析图和公式,「如果不打球,还能怎么样?」

不知道啊。

「啊——烦死了。」
「蠢峰又不是黑人,这个假设不成立啊。」

火神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叮铃——
下课铃响了,巧妙的掩饰了邮件传收的声音,但传来了震动。火神掏出手机点开邮件,

【明天周末打球】

火神连带手机和毛巾一起塞进包里,心情不错地跨出教室。

做个篮球白痴就够了。









今天我也严重青火不足。

评论
热度(6)

© 冬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