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野渡无人舟自横

止渴


我只想到这样的寻常到爆的话。
烂到爆的分数,本来自知这次考得很不好,却没料到这么的烂。
妈妈把在接我回家的路上把老师发的分数报给我。
风好大,我以为我听错了。
妈妈又说了一遍,我还是笑了。
「开玩笑?」
当然,这句话我没说出来,半真半假,就有难以名状的感觉袭上,如鲠在喉。
我知道,妈妈从来不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这次,真是烂到我以为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这么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说了我当不了学习认真的学霸,但是没想过,会考得这么这么烂。
如果,中午有睡充足的觉,会不会多考一丁点?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
预感般地,晚自习心神不宁地盯着明天测试的科目,好难静下来,因为知道考差了,但是没料到如此……
不是我受不了打击,而是常常的这样的,真是让人难以招架。
有问过开朗的同学,或者说不是我这样的学生,有没有过自杀的念头,同学说有,我猜基本都有过。

我只是觉得,我大概,精神不正常了。
小时候,和一个同学,也是爸爸的同学的女儿,智商不够正常,经常有点邋遢的样子,她常常被人骂,没有理由地。
我小学时比较孤僻,一到三年级几乎只和一个女生是朋友。
偶尔和那个不太正常的女生一起说话,跟那时我唯一的朋友和那个女生一起做点小游戏。
后来,大概是那个女生的表姐,比我们大几级。
她推了女生一把,然后叫「傻子!哈哈!傻子」
然后搡了我一下,说「跟傻子一起玩,你是疯子吧!」
那时我就没什么反应,就是愤愤不平,站起来拍拍裤子上沾到的操场上的灰,朋友问问我要不要去告诉老师。
我没有上去揍那个女生的表姐什么的,因为二年级的我,孤僻又胆小,成绩也差,不起眼。
虽然现在的我只是改掉了表面上的孤僻,胆小什么的也不复存在。后面的两者,我自认没太大改变。

现在想想,「是啊,我本来就不正常。」

现在所在的重点高中,身边学霸太多,「让我这种学渣怎么活」,心中是【我和学霸之间没有友谊】,确实,我和学霸们建立不起友谊。

有人喊我学霸,我总是耐心地解释什么是学霸,学习认真学习好的叫学霸,你看,这两个条件我一个都不满足,你这么叫我,实在对不起学霸的定义啊,抱歉。

我确实不是。看我这烂到爆的分数,烂到爆的文笔,就知道了。真tm的讨厌被喊学霸,喊的人只让我觉得虚伪又羞愧难当。虽有“羞愧难当”四个字,但我确实完全没有当学霸的心,那么样的死命地赶着作业的、放弃体锻课去写作业的,有什么意思?

所以,不要把我归为学霸一类,麻烦,请。

课听得不认真,我太自大了,太自大了。
毛病该改了,不过我还是不当学霸。
就当做是小孩子的任性也好,一点点脾气也好,总之就是不要也不想。

理一理打乱的思绪,胡乱吃了一通算是夜宵的菜。

常常无所谓别人对我的看法,比如说一些学霸对我的不经意流露出的看不起。我擅长不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不过还是能察觉到哦。
重点中学里的人总是比较傲气。

写一写东西总会觉得心情好一点,虽然花费了点复习副科的时间,但总会好一点。

评论
热度(3)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