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

野渡无人舟自横

单从时节上来说,也早已是春天了。

双手食指的侧部摸到皮肉里隐隐的硬质感——我指的并不是骨。

看着双手,食指的下两节指节之间微微肿起——这是什么啊。

冻疮。大概。

闲暇就不自觉地揉着食指——还是没有好。

真是疯狂的。

春天开始,手上的旧疾又开始复发。

去医院看过,也没什么大说法,就和脚气差不多,只不过在手上,也不会有异味。纯粹地发痒、起小小的水泡。

有人让我不要动那些微小的水泡就可以了,那点痒忍着就可以了。

没事时还是挤破水泡——无论多疼。

直至将一片水泡都挤完,用指甲钳剪掉挤掉的水泡上的死皮。

然后,会慢慢结痂,在手上留下疤。

再然后,疤也消失了。

评论
热度(1)

© 冬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