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nthrone

野渡无人舟自横

牢骚反正没人看

可能我就是这么个卢瑟,每次MJ的歌都不敢去听 I'm a loser,插着耳机也怕这句话成为每个人对我的认知。每次嘲笑自己的智障和迷信都tm无果而终,没有得到什么改变。满满的负能量。


这个专业真的是我想学的吗?不是

这个专业的大部分课程和专业真的对口吗?至少我认为不对口。

为什么选这个专业?工资比较高算是,但是真的前途未卜。

考研吗?不知道,真的对这个专业没多大的兴趣,算了,说实话有那么一点点的兴趣,可是到了大学,或许真的是”专业”,然而还是要学一堆没什么用的财经理论,感谢学校对我的培养,选修课的外院院长真tm把非外院专业的学生的水平看的高,同时也让我看清自己的英文水平,并不高,达...

荒芜。
到了凌晨,组里的视频作业没做,还是睡觉了,反思自己反思了无数次的事,啊,没有好好珍惜时光,没有认真学习,没有利用时间。
半夜了,感到自己的虚无,荒芜,高中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改变,本质上,还是那样。所有的忙碌,都是不努力。
鄙夷过曾经相信的,容易失去信念。
犹豫着多思多考的,成了最大浪费。
初中时说,写下这段文字,不为感动别人,只为感动自己。好像是为了回答别人的“你觉得这段话很令人感动吗?”当时觉得很不屑,觉得俗俗俗,别人说的话我忘了,只记得自己的回答“不为感动别人,只为感动自己。”本来想反驳自己,可是想想也没什么不对,曾经初中的作文,我只老套地写友谊,就真是为了感动自己,曾经为了回忆而落...

研讨课选择了体育方面的,头一节课老师为了凑时间就水水,好无聊,讲创新研究学习,简直一场天下公理的传销。

时间过得真快,最近知道了新的cp:贺红。这对目前是初中生吧,想起以前还看日漫黑子的篮球的时候,经常看的一些青火、高绿、降赤的同人,那时候我也在高中,现在高中的时光已经差不多过去了,真快。

存着好久的图了,超爱这对的。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虚岁17高一年级 平常22:30睡觉,但像期末考试前,最晚靠近2:00睡觉。

*未交往
*超奇怪又莫名其妙的脑洞,上生物课的时候
*超短
*文笔这种东西我几乎没有

四月还算是春天,春困也很稀松平常。
火神大我手撑着脖子几乎在这堂课上睡着。
「生物啊是……」昏昏欲睡,讲台前的老师仍然在念着知识点。

“镰刀型细胞贫血不是一般的贫血……了解一下……患者多数是黑人……”

「噗……那只黑皮会不会得这种病吧啊。那家伙的肤色真是……哈哈哈」火神直起背,抬手捏着鼻梁听了几句。

“这样的红细胞容易破裂,使人患溶血性贫血,严重时会导致死亡。”

「……这样的病症也会死人啊。假如,他死了的话……」火神觉得刚才的愉悦突然转为严肃了。

他想起初回日本时,对篮球的失望——对热爱的东西没有热情的、冗杂反复的——好像也已经离...

到现在,我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加西亚·马尔克斯,一路走好。

止渴


我只想到这样的寻常到爆的话。
烂到爆的分数,本来自知这次考得很不好,却没料到这么的烂。
妈妈把在接我回家的路上把老师发的分数报给我。
风好大,我以为我听错了。
妈妈又说了一遍,我还是笑了。
「开玩笑?」
当然,这句话我没说出来,半真半假,就有难以名状的感觉袭上,如鲠在喉。
我知道,妈妈从来不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这次,真是烂到我以为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这么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说了我当不了学习认真的学霸,但是没想过,会考得这么这么烂。
如果,中午有睡充足的觉,会不会多考一丁点?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
预感般地,晚自习心神不宁地盯着明天测试的科目,好难静下来,因为知道考...

单从时节上来说,也早已是春天了。

双手食指的侧部摸到皮肉里隐隐的硬质感——我指的并不是骨。

看着双手,食指的下两节指节之间微微肿起——这是什么啊。

冻疮。大概。

闲暇就不自觉地揉着食指——还是没有好。

真是疯狂的。

春天开始,手上的旧疾又开始复发。

去医院看过,也没什么大说法,就和脚气差不多,只不过在手上,也不会有异味。纯粹地发痒、起小小的水泡。

有人让我不要动那些微小的水泡就可以了,那点痒忍着就可以了。

没事时还是挤破水泡——无论多疼。

直至将一片水泡都挤完,用指甲钳剪掉挤掉的水泡上的死皮。

然后,会慢慢结痂,在手上留下疤。

再然后,疤也消失了。

© thornthr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