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

野渡无人舟自横

存着好久的图了,超爱这对的。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未交往
*超奇怪又莫名其妙的脑洞,上生物课的时候
*超短
*文笔这种东西我几乎没有

四月还算是春天,春困也很稀松平常。
火神大我手撑着脖子几乎在这堂课上睡着。
「生物啊是……」昏昏欲睡,讲台前的老师仍然在念着知识点。

“镰刀型细胞贫血不是一般的贫血……了解一下……患者多数是黑人……”

「噗……那只黑皮会不会得这种病吧啊。那家伙的肤色真是……哈哈哈」火神直起背,抬手捏着鼻梁听了几句。

“这样的红细胞容易破裂,使人患溶血性贫血,严重时会导致死亡。”

「……这样的病症也会死人啊。假如,他死了的话……」火神觉得刚才的愉悦突然转为严肃了。

他想起初回日本时,对篮球的失望——对热爱的东西没有热情的、冗杂反复的——好像也已经离...

到现在,我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加西亚·马尔克斯,一路走好。

单从时节上来说,也早已是春天了。

双手食指的侧部摸到皮肉里隐隐的硬质感——我指的并不是骨。

看着双手,食指的下两节指节之间微微肿起——这是什么啊。

冻疮。大概。

闲暇就不自觉地揉着食指——还是没有好。

真是疯狂的。

春天开始,手上的旧疾又开始复发。

去医院看过,也没什么大说法,就和脚气差不多,只不过在手上,也不会有异味。纯粹地发痒、起小小的水泡。

有人让我不要动那些微小的水泡就可以了,那点痒忍着就可以了。

没事时还是挤破水泡——无论多疼。

直至将一片水泡都挤完,用指甲钳剪掉挤掉的水泡上的死皮。

然后,会慢慢结痂,在手上留下疤。

再然后,疤也消失了。

© 冬青 | Powered by LOFTER